木末anne

主9410 其实是all兴 天长地九

勋兴小段子

脑洞来源:

https://m.weibo.cn/1913304460/4152155403474828

反射弧超长的皇帝兴兴因为自己的广大河山非常骄傲

于是决定在自己最钟爱的臣子【爱人】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少年将军世勋面前 小小的骄傲【炫耀】他的江山

兴:这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快夸我武功盖世】

世勋【戳不戳穿他呢】:我打的

晚上还要把这个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的小皇帝压一压

兴兴:我做错了什么???

Halloween

灿兴友谊向

张艺兴视角 现背向

脑洞来源:灿烈发的去年万圣节的死侍cos



离开公司的时候是凌晨一点,录了一天的歌嗓子又干又疼。不过好歹走到了这一步,自己的音乐梦正在一点点实现。

梦放在那里看着很美好,可现实是梦要靠实际行动一点点去实现的,这实际行动做起来,真的是用辛苦两个字形容都算小瞧了它。

时间不早了,在门口蹲着等他的粉丝也不多,简单的打个招呼签了名,他目送着她们开心的回去。然后他驾轻熟路的拐弯,向着宿舍的方向走去。来韩国也是第八年了,到宿舍也是闭着眼能过去的熟悉程度。

他对洋节一点也不敏感,除了圣诞之外一概不知,但看着首尔街头三三两两的做各种吸血鬼幽灵打扮的少男少女们,后知后觉如他,也反应过来今天是万圣节。

一面感叹自己已经老了只能一脸欣慰看年轻人们做各种扮相,一面疲惫的心似乎也因为首尔晚上的这点活力而稍微缓和了一些。

拐了几个弯之后,人变得只有两三个,冷冷清清的,之后路灯下一个关掉的店铺门口,还有三两个少女围在一个很高的奇怪打扮的人旁边跟他合照。那几个少女们拍完照之后,并不急着走,而是跟那个奇怪打扮的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起来。

那个穿的奇怪的人话特别多,寂静的街道好像因为他吵闹了起来,他讲话时不时会有各种肢体动作,隔着面罩都能感觉到他迫切的倾听着每个姑娘的发言,然后迅速的做出回应,好像害怕冷场似的。

张艺兴并不知道那个人cos的是死侍,废话超级多的死侍,只是很单纯的觉得这热闹的性格跟他认识的一个人非常像。

他对这个奇妙的熟悉感有点着迷,他停下脚步,默默的看着他们。

 

很像一个人,跟他抱有同样音乐梦想的一个人。

很多年前两个少年在蓝天白云练习室弹的曲子突然隔着数年的光阴响起,两个人,两把吉他,好像时间就可以在这样的陪伴下永远不停止,那旋律不是绕梁三日而是像一座与世隔绝的孤岛给两个在现实中无法脱离被关注的喧嚣的人,少有的,像奢望一般的宁静。

 

给我点时间给我空间让我泡在音乐水里面。

守望里他就这么写道。

他真的很想有个安静的角落让自己写歌。

 

不知道什么时候,姑娘们散了,这条街彻底空了,只有他们两个人,那个打扮的有点像蜘蛛侠的人冲自己挥挥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种冲动想要走过去。

他走过去,问那个人扮的是谁,他听见熟悉的低沉的嗓音说了两个字:“死侍。”

真的很像灿烈,差不多的身高,相似的嗓音,连性子都很像。

他摇摇头笑着表示不认识,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句:“灿烈,是你吧?”

话一出口他觉得自己有点冒失。

那人没正面回答,只是说着:“哥,有什么烦心的事情呢?说给我听听。”

这熟悉的语气,是灿烈没错了。

也只有扮成这样,蒙头蒙脸,把身上包的严严实实的,才不会被认出来。才能稍微自由的走在首尔街头。

他俩并肩坐在地上,毫无形象。

他突然有很多话想说,从他艰难的音乐之路开始,到两地奔波的痛苦,很多很多话,他突然觉得,好像最适合的倾诉对象就是灿烈,对方和他一样感同身受。

我们灿烈现在真的是可靠的大人了。他没由来的想着。

一不留神时间就过去了,弟弟们都长大了,个子蹿高了好多好多。其实灿烈也没让他操心过,除了孩子气一点喜欢闹腾恶作剧,其实其他时候,真的是很可靠的弟弟。

在这个团队面临的无数事件之后,所有人,从一开始周围稀稀拉拉的掌声中被迫长大。直到现在,他们一站上舞台,无数的闪光灯和掌声包围他们。

 

他这样想着的时候,死侍装扮的灿烈不用说都是眼睛一直很期盼的看着他,饱含着理解的眼神隔着面具也能体会到,好像不用说出口,他也全部都理解了,他哥想说出口却不知从何说起的千言万语。

 

只有这片刻的安静也很好,不是被人包围那种窒息的氛围。

 

他相信世界上有这种感情,不用说出口,对方却都能理解。

 

他们沉默的坐到腿都麻了,他起身,拍拍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他转向还坐在地上的弟弟,伸手向他,将这个个子比自己高一大截的却喜欢撒娇的弟弟拉起。

“我们回去吧。”

两个人并肩走在凌晨的首尔街头。

 


手【上篇】

吴世勋视角

 

一睁眼。天没亮,视线里一片昏暗。吴世勋还没清醒,房间里老式空调吹出不太冷的气流发出噪音,像一只手将他浸泡在模糊中的神志拎出来,一点一点拉回现实。

 

啊对了,他生病了,有点低烧,张艺兴昨天忙忙碌碌的围着他转了一天。他昏昏沉沉的躺着,朦胧间看见一个影子在给他掖被子。

认识有多久了?他下意识的在回想。

十一年了。

 

第一次见到张艺兴,也是在一个燥人烦闷的夏天。七岁的吴世勋躲在他的母亲身后,张艺兴被他的爸爸牵着手。

令人尴尬的沉默。

这种组合家庭成员间的初次见面闹腾才是不可能的吧?

他悄悄抬起眼看着这个母亲说大他三岁的“哥哥”,对方似乎也在悄悄观察着他,视线对上,他赶紧别开眼。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尴尬,非常尴尬。

两个在家庭的无尽争吵中饱受折磨的小孩,对于彼此充满戒备但是又好奇的第一眼印象。

 

他也记不太清到底是谁先对对方说了第一句话,小孩子之间嘛,倒也就这么熟悉了对方的存在。但仍然没有太多接触。

再后来初中,他的父母关系不温不火,双方忙于各自的事业,看着他也长大了一些,就将他送去了寄宿,跟张艺兴一个学校。

张艺兴那时候是高一了,被爸爸嘱咐要多照顾这个一直关系不太亲近的 “弟弟”。张艺兴很懂事也很尽力的像那些“好哥哥”们一样,每个礼拜给不太愿意回家的正是叛逆期的吴世勋拿来家里托付的吃的,两个人也偶尔说上几句,但仍然是平静如死水一般的关系。

 

是什么事情让两个人开始真正熟悉了呢?

啊想起来了。

吴世勋仍然躺着,慢慢的回想着所有的开始。

房间里除了自己空无一人。

 

其实他一直很想要亲近这个“哥哥”,说话声音清清亮亮,一双下垂眼看起来很温柔的样子。

可就是。

一直不敢向他推心置腹的说一句话。

怕对方只是当他小孩子心性,向自己说一些客套话敷衍过去了。

但其实他也知道艺兴并不是那样的虚与委蛇的人。

是什么原因让自己紧张不敢跟他亲近呢?

他说不上来。

 

直到有一次,已经放学了,他神使鬼差的跑到高中部的教学楼,一反平常从不去找张艺兴的态度,其实也只是想跟他说这个周末一起回家的事情罢了。

但心脏如擂鼓,重重的像被锤击一样,在胸膛里响彻。

等了很久。

他开始觉得自己是个傻蛋。

蠢不拉几的。

一下子这么冲动。

 

在茜色的夕阳里,他看见终于放学的张艺兴走下楼来,似乎有点惊讶会看到他,他紧张的迎上去。他很快说完自己的事。

对面比他高了一个头的人笑了,脸颊上两个深深的酒窝。

“好啊,那你周六放学之后在教室等我。我放学来接你。”

说着,张艺兴伸出手,揉了揉世勋的头。

 

暖暖的温度。

 

然后艺兴的声音再次响起。

像三月惊蛰天的雷声一样鼓噪在他已经要跳出来的胸腔。

“要不要一起去吃晚饭?”

沉浸在突然被摸头拉近的关系中,他听见自己“嗯”了一声。

 

只不过,关系的亲近也没有那么快。

两个不是很擅长与人交流的人,一点一点,熟了起来。

经常一起打球一起吃饭,偶尔张艺兴也会说两句这个对学习不太上心的弟弟。

 

上了初中之后他长得很快,而等到高中毕业时他已经比张艺兴高了很多。

这个哥哥在他面前似乎越来越因为身高没有那么有气势了。

但是他仍然会乖乖低头听哥哥训话。

 

只是,好像他对这个哥哥的感情,萌发成了另外一种情感。

不,一开始就不对。

从一开始,见到他。

就不对。

 

看到张艺兴交女朋友的时候,他内心酸酸的,看见他和女朋友一起好像自己见不得人一样,躲得远远的。

听到他跟女朋友分手了,本来应该替哥哥难过,但自己,好像高兴的要雀跃起来。

 

未完

下篇大概有车吧23333

24

全程艺兴心理活动(不知道这说明他是话痨还是作者是Orz)

艺兴音乐制作人世勋舞蹈老师设定(其实对文没啥影响Orz)

 

7:00am

在某人的怀里醒来。

房间里很凌乱。

衣服散了一地。

努力从某人怀里挣脱。

爬起来。

 

磨蹭到了洗手间。

 

房间里响起电动牙刷嗡嗡的声音。

 

听见床上的人哼哼唧唧的,似乎被吵醒了?还有不耐烦的扯着被子似乎是抱怨的声音。

 

洗漱完毕。

心情很好。

打开房门。

一只白色的毛茸茸飞冲进来,跳进了被子里。

 

走到厨房。

给自己泡一杯美式,给他泡了一杯加了很多糖的浓浓的抹茶拿铁。

 

打开燃气灶。

放上两片切的很厚的火腿。

顺手打开面包机,塞进两片吐司。

火腿滋滋冒出油来。把火腿拨到一边,打上两个鸡蛋。

 

叮的一声。

吐司好了。

把吐司放平,铺上火腿,还有蛋黄成液体状的煎蛋。

 

把这些放在桌上。

早餐就是要这要麻利的完成嘛!

 

Vivi绕着餐桌转转悠悠。

 

7:30am

“吴世勋!”

“起床!吃早餐!”

 

房门打开,人不紧不慢地嘴里塞着牙刷走出来。

满嘴泡沫,看起来像白胡子的圣诞老爷爷。

 

被糊了一脸的泡沫。被桌子对面的人笑嘻嘻的看着去洗脸。

 

 

对面安静的响起咀嚼食物的声音。还有满足的喝下一口甜滋滋的抹茶拿铁的咕嘟声。

地上是小白狗吃着它的早餐的同样满足的呜咽。

这样的早晨,再美好不过了。

 

8:00am

自然不过的早晨吻。

“我出门啦!”

站在玄关的人抱着小白狗,懒洋洋的。

“我就去回笼了,白天教人跳舞太累,跟你又折腾到那么晚…”

 

!!!

什么19x的话题???

在听完全文之前,飞速关上门向地铁站出发。

 

地铁照旧拥挤。

脸有点红。

 

在倒三趟地铁之后,到达公司。

 

9:00am

朝九晚五的一天开始。

就算是音乐制作人也要遵循这样的规定。

 

电脑桌面是一起去斐济拍的太平洋。

是两个人一同拥有的风景。

 

12:00pm

打开便当盒。

有鳗鱼!!!

啊最爱的鳗鱼饭!!!

同晚饭一起做的菜色却有不同呢。

真是辛苦了,又要教人跳舞,回家还要准备晚餐和自己的便当。

 

想着那人穿着围裙在灶台前忙碌,vivi也跟在他旁边转来转去。

锅子里冒出白气,炖着奶白的骨头汤。

烤箱里油滋滋。

烤着腌制好的鳗鱼。

 

饭饭饭饭。

感觉更好吃了。

 

19:30pm

帮人完成录歌已经是七点半了啊。

 

20:30pm

到家。

世勋也很喜欢的辣椒炒漏摆在桌上,还有炒白菜。

恩哼哼,晚餐就是要荤素搭配健康。

世勋对于做饭意外的擅长呢。

 

再仔细一看。

梅菜扣肉!!!

呜呼呼,最喜欢了!!!

什么营养均衡再见吧再见吧。

 

9:00pm

牵着狗出去溜一圈。

可能vivi也是吃饱了。撒着欢。牵引绳都奈何不了它雀跃的心情。

 

10;30pm

洗完澡,在床上躺着的感觉真好。

那人也擦着头发从淋浴间出来。

 

扑上去。

亲吻。

 

忍不住偷笑起来。

 

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靠在床上,打开钟爱的书。

 

旁边那人恬不知耻的把游戏开的很大声。

啊完全不能看进去一点内容。

 

“又输了!”

气鼓鼓的声音。小孩又开始撒娇了。

“我不管!单排太凶险了!你陪我打排位!快!作为你刚刚乱亲我的惩罚!”

 

好吧。

拿起游戏陪他杀个昏天黑地。

 

“MVP,满意了吧?”

小孩满足的点头。满脸得意的神采。

他笑成月牙眼。弯弯的真好看。

 

12:00am

真喜欢你笑的样子。

晚安。

这样普通平淡的生活着,最重要的是和你一起。

You are my 24.

 

Daily

1

 拿着镜头的手有点晃,他掩不住脸上的笑意,看着他被彩带吓的像兔子一样躲在灿烈的身后,有些不情愿的戴上小王冠,耳边响起那人一脸正经地说出的话语。

“都25岁的人了还什么可爱!”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笑意更深,镜头聚焦在那个认真地闭上眼睛的人的身上,他看着他深吸一口气,脸颊鼓起来,再呼的一口气吹灭了蜡烛。

“真是越大越可爱了”,忍不住这样想到,不过面上的淡定还是要装的,他不动声色,将镜头又对准了他一点。

不知道许了什么愿?

等会问问他好了。

 

算了,他一定要说愿望说出口就不会实现了。

他还是很好奇。

重要的是想知道这个愿望里有没有自己。

 

2

 他伸手过来,揽住那人的腰,“刚刚大家帮我过生日的时候,怎么不过来?”

他听见自己有点闷闷的声音,那人露出有点别扭的表情,小孩子似的一点委屈写在脸上。

他一瞬间了然,想记录下你生日的瞬间,在这漫长的一生中,我想陪伴你,看着你每个开心的表情。

不论多久我都在你身边。

是这样的心情吧?

他何尝不是一样呢?

但是地理的距离,两个人的行程,总是使两个人要分开很长的时间。

幸好离别是短暂,他们将陪伴彼此比这长的多得多的岁月。

他们就是默契地知道有个这样的未来。

他们携手与共并肩而立,同时EXO将会被记载于历史,永远站在最高的浪头,其他人只能望其项背。

 

他对自己的反射弧有点生气。

 

他听见自己叹了一口气,冲那人的耳边说道:“下次不要站那么远了,拍我生日视频的事交给摄影师吧,你负责站我旁边。”

那小孩听得脸上似乎都有了光,月牙眼亮晶晶的,里面映着自己的脸。

 

“我们永远一起。”

 

这是愿望。

也是承诺。

 

3

“哥!”视频那头的人兴奋的挥手,镜头随之晃着,他看的有点头晕,“哥!哥!咦兴!”

是兴高采烈的小孩子一样的呼喊。

镜头一下子拉远,出现一片彤云。

“是法国的天空哦!”

大呼小叫的吵闹的小孩。

镜头又剧烈的晃动朝下,出现一片广场,他吓了一跳。

是满地的鸽子,虽然只是隔了镜头他还是很害怕。

那人是恶作剧得意的笑。

“吴世勋!”

叫了那人的大名。

像呵斥小孩子的调皮一样又恼又纵容的语气。

那人收起笑脸,看了看四周无人注意他,悄悄对着话筒说了一句。

我想你。

是中文三个简单的发音。

但张艺兴觉得正是这句话,将他急剧的拉向几万公里外的那片广场上,和那人并肩而立。

三个字连起来是很长很长的想念。